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神途新闻 > 游戏心得 > 正文

神途游戏已经没落?但没有网游能超越神途的巅峰状态

shentu发布:2019-10-30 6709


那一年,神途公测。

我们满城到处乱窜,所有书摊问遍,想要买一本带客户端的传奇攻略。

当神途开始收费的时候,我们再次满城乱窜,想要买一张35块包月的充值卡。

那时候,神途没分区,即使凌晨四点上线,也会提示你:服务器满员。为了登录游戏,我们可以从晚饭后一直输入用户名和密码,一直输几个小时。终于有聪明的人,打电话喊在线的朋友帮忙杀人,趁死者小退的时候赶紧抢线登录。

那时候,地图是不熟的,在骷髅洞厮混到30级的人不在少数。当我们在新手村跟鸡、猫、鹿等无辜小动物熟得都快成兄弟时,才听到传说,有一个比奇大城。我们收拾好行装,向大城市进发,却多次折戟,死在半兽人手里,无奈回到新手村。在比奇,我们再次得知,有个遥远的地方叫盟重,那里有蜈蚣洞、猪洞、老鼠洞。去盟重的路,只有一条,我们曾经在蛇谷迷路,一整天一整天地转,却乐此不彼。

那时候,兄弟还不是拿来出卖的,只要组了一次队,下次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密对方,看在不在线。密,被我们简写为m,有的家伙打了半辈子神途,却不知道m的由来,当后来流行uc的时候,我不止一次听到人喊:效果不好,听不清楚,你直接"额门"我嘛!

那时候,gm还是在线的。有一次,gm来了兴致,要带着我们一群背心玩家去找沃玛教主打劫。gm24级,神勇异常,率先冲入沃玛三,却被海样的怪给放倒在地上看黑白电视。gm非常敬业,躺在地上还在指挥。在他指挥下,100多号背心硬是把教主老人家给放翻,我趁乱抢到了一个铂金戒指。

那时候,玩战士的我认为只有加攻击的东西才是好东西。于是,铂金戒指躺在仓库被遗忘,1-5防的大手镯顺手送了银狼。等后来终于搞懂的时候,铂金戒指被我卖了200RMB,1-5防的大手镯换来了全区第一战士的庇护。

那时候,战士不仅生活贫困,还被玩法师的朋友歧视为没有技术含量的傻砍。我一怒之下买了个道士账号,却被卖号的人不停找回去。

那时候,装备总是跟不上需求,造成很多东西的流行。比如道士的竹笛、25级的凌霜、0-3防的坚固手套等等,更遑论那些沃玛、祖玛名牌。而战士的终极梦想,则是那一根硕大而丑陋的棒子,法师道士们自然就梦萦魂牵着骨玉跟龙纹。不仅是装备,书也是有价无市,半月和狗书令多少须眉折了腰令。更有天才的骗子,先放半月书开交易,瞬间狸猫换太子,让几多衰神用辛苦数月才存起来的八位数金币买来一本基本剑法。

那时候,练级是要占地盘的。为了保住地盘,有不停喊黄字请喝茶的,有依仗武力强行驱逐的,还有极品玩家编出了打油诗,用于占地盘练级、挖矿。打boss自然是要分区域的,一组抢了另外一组地盘上刷的白猪,百分百是要开片的。

那时候,散人是活不出来的,沙巴克的老大出个门都要化妆,否则会被要求入会的玩家追出几个地图。而高端玩家,只要挥出一刀半月,不仅不需要请求,还会被立即封为长老,甚至能在小行会里捞个副帮主。

那时候,攻城的日子出现在攻城区的不仅有敌对双方的人,还有其他想要浑水摸鱼的大行会,以及仅仅为了看热闹的低级玩家,为了不被别人砍死,还要不停喊:我是记者,我是记者。而城门口,照例会堵得水泄不通,攻城的常常会被看热闹的挡在连城门都看不到的地方。

那时候,公交车上,常常会听到两个小年轻在讨论帮主今天干了啥,我穷得只有几十万了,等有钱了花几千万买个裁决……旁边老头老太太们则总是用崇敬的目光打量那两个"成功人士",盘算着貌似女儿大了点。

说起网吧里的故事,可能一整天也说不完。一群人在几百几千平米的空间共度夜晚,成为年少轻狂的印证;偶尔挖一挖游戏里共享的故事,纪念彼此拥有的记忆,感谢身边相伴多年的友情,展望共同奋斗的未来。怀念那段日子,没日没夜、醉生梦死、流连忘返……



欢迎 发表评论: